佳礼资讯网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ADVERTISEMENT

楼主: Valkyrien

【Gundam※※交流專區】機動戦士ガンダム THE ORIGIN 動畫化確定 page 22

    [复制链接]
 楼主| 发表于 12-7-2007 05:53 PM | 显示全部楼层
原帖由 车坛师爷-SKY 于 11-7-2007 11:42 PM 发表

还有师爷在。。。最近买了这个3 D的高达作品。。。人物表情还是有缺陷外,基本上打斗场面还真的是很不错,故事换了角度去看战争,别有一番风味。。。全六集,值得支持!


MS IGLOO 0079

那战车就在第二话 斗狼里出现....

到第4集,名字改为默示录,那首主题歌 -yume no wadachi非常动听


最强之机动坦克。。。超强的穿甲弹,搭配随时可换不同类型的炮弹。。。可变形的高性能机体,不懂做么,无法得到开发批准。。。

好的集体,需要好的驾驶员也是原因之一。。。

以当时的情况,总认为阿宝哥哥的白色恶魔也未必可以轻易过关。。。免不了会发生死斗的场面。。。


很不负责任的告诉师爷,当1979年刚出0079时,那些人没想过这些东西的。所以,到后期,为了骗钱就越想越多测试机出来,过后销毁,就是为了不让那些人物机体和主线故事有冲突

不过无法否认,斗狼的机动性能比联邦的Gun Tank更好。

其实,后来斗狼的后续机,可说是以下这辆


现在很负责任的告诉师爷,那战车出现在吉恩军降下作战期间,即是2月--4月左右(没记错的话,因为我是online看的),阿姆罗坐上Gundam在9月18日,所以,是没机会交手了

想冒味问下
那个大炮车上盘可以变身的哦?

虽然很帅(真的很帅)
可是,他变身是为了什么呢?
为了应付跳上来的机器人吗


为了应付进身战,在那部3D动画里,它变身和Zaku打起来了...
要是无法变身,早就被踩扁了。

[ 本帖最后由 Valkyrien 于 12-7-2007 06:06 PM 编辑 ]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
ADVERTISEMENT

发表于 13-7-2007 11:43 PM | 显示全部楼层
原帖由 Valkyrien 于 12-7-2007 05:53 PM 发表


MS IGLOO 0079

那战车就在第二话 斗狼里出现....

到第4集,名字改为默示录,那首主题歌 -yume no wadachi非常动听




很不负责任的告诉师爷,当1979年刚出0079时,那些人没想过这些东西的。所以 ...



我知道这是另外安排的东西,不然怎么会超过20年后才追加这补充篇?心照不宣。。。嘿嘿嘿。。。


但是,以另外角度来看这一年战争,虽然故事短,不过,对老高达迷来说,不是什么厌恶的事情呀~!



有时间的话我们讨论这短篇六集好吗?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15-7-2007 07:46 PM | 显示全部楼层

回复 #136 车坛师爷-SKY 的帖子

其实,那6集的动画,评价也是两面化的.....不是指故事方面

因为在故事后期那穿某灰衣的高官,胸前出现了第三帝国的十字徽章...

导致被人罐上军国主义的动画....

就这样,一部好作品就毁在那十字徽章...
其实,吉翁就是第三帝国的化身,很多在动画看到的东西,和第三帝国的东西确实很像

历史时间:
第三帝国的十字徽章
十字徽章章是二战时,可说是德国的最高荣誉徽章....
只有战功赫赫的士兵和将军才有机会戴上的徽章

看看希特勒穿的制服上,是不是有一个类似十字的徽章?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15-7-2007 10:36 PM | 显示全部楼层
原帖由 Valkyrien 于 15-7-2007 07:46 PM 发表
其实,那6集的动画,评价也是两面化的.....不是指故事方面

因为在故事后期那穿某灰衣的高官,胸前出现了第三帝国的十字徽章...

导致被人罐上军国主义的动画....

就这样,一部好作品就毁在那十字徽章.. ...


果然。。。一样事,两面看,三边想。。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16-7-2007 06:16 PM | 显示全部楼层
反感默式录的人们同常都对一些二战的受害国...比如中国,和欧洲国家....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16-7-2007 09:41 PM | 显示全部楼层
原帖由 キエル.ハイム 于 16-7-2007 06:16 PM 发表
反感默式录的人们同常都对一些二战的受害国...比如中国,和欧洲国家....




动画而已。。。我不会太认真去分析实情含义,看看就好。。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Follow Us
发表于 17-7-2007 01:10 AM | 显示全部楼层
原帖由 Valkyrien 于 16-7-2007 10:02 PM 发表


那时我还不懂二战
所以,也没有去分析

不过,那是一部好作品,给分90%.....
人物较刻板,-10%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竟量水完这页...下页发高达短篇小说.... ...


习惯就好,有心才好~!

我也这么认为。。。画面,很不错,人物的流畅度和表情刻板,扣分。。。我比较喜欢2D人物3D背景的作品。。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17-7-2007 09:00 PM | 显示全部楼层
IGLOO剧情很不错,将一场战争能发生的事都刻画出了....

生离死别等等....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
ADVERTISEMENT

发表于 17-7-2007 09:07 PM | 显示全部楼层

回复 #129 Valkyrien 的帖子

前天才看完这一个Part…

打得痛快,也很悲凉…

说真的,虽然不是最好,但是却要表现到最佳,这就是战狼的理念吧…(有可能是选不上的愤怒都下去……)

这一部,我蛮喜欢的~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18-7-2007 05:08 PM | 显示全部楼层
Gundam IGLOO是近年来最好的Gundam作品....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18-7-2007 08:20 PM | 显示全部楼层
做得好好噢!
这就是我们的小天地!
加油哦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19-7-2007 10:58 PM | 显示全部楼层
何年和月才到第7页...此帖有够冷清了....

只好期待Gundam OO推出时,能增加人气了...

这帖还是少水......这页完也要发点资料了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19-7-2007 11:23 PM | 显示全部楼层

回复 #148 Valkyrien 的帖子

很快啦~

问一下有看IGLOO的各位:

谁知道第三篇的时代是什么时候= =(我看到忘记时代了)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19-7-2007 11:39 PM | 显示全部楼层
0079年....第三篇没记错的话是靠近地球Odessa作战的日期.....

大概是十月多作右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19-7-2007 11:42 PM | 显示全部楼层
第七页,突破成功~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-7-2007 07:37 AM | 显示全部楼层
机动战士GUNDAM 0079外传 - 密会

目录
第 一 章 炽热中
第 二 章 巨人之影
第 三 章 阿姆罗·雷
第 四 章 从宇宙到地球、往宇宙
第 五 章 垂死的天鹅
第 六 章 依偎红衣
第 七 章 代替母亲
第 八 章 女人这东西
第 九 章 阿姆罗的立足之地
第 十 章 旁观者拉拉
第 十一 章 层层交织
第 十二 章 人跟机器
第 十三 章 所罗门会战
第 十四 章 拉拉的拥抱
第 十五 章 波涛
第 十六 章 夹缝中的少女
第 十七 章 极致
第 十八 章 休息吧拉拉
第 十九 章 阿·巴瓦·库
第 二十 章 夏亚跟莎拉,阿姆罗跟拉拉


[ 本帖最后由 キエル.ハイム 于 20-7-2007 11:34 PM 编辑 ]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
ADVERTISEMENT

发表于 20-7-2007 07:38 AM | 显示全部楼层
机动战士GUNDAM 0079外传 - 密会


第 一 章 炽热中

没有云,太阳却只能透过茶褐色的帷幕才能看得到,但是,尽管如此,还是炽热地照射着大地。

  幸亏有浸染在茶色大气中的树木所刻画出来的影子,稍稍缓和了空气,才得以喘息。

  “吁……!”

  从东侧的树梢,可以看到连绵不断的红色砂岩山,却分不清与天空间的界线。

  在九重葛的花香中,她面向前方,眼前呈现的是开满了红色花的那棵树。

  “……在宇宙飞舞……?”

  她这么想。

  这个想法,让她悸动。

  既然有这样的想法,为什么迟迟不能下定决心呢?

  ‘根本没有必要去宇宙。’

  红色的花朵们说,没有这回事啊,说着,把充满生气的鲜艳色彩散发在大气中。

  “……是吗……”

  少女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。

  看起来象是森林,可是,这里离国道并不远,而且,应该是背对着一片被称为稻田的广大原野。

  淡黄色的花朵,孤零零的飘落在脚尖。

  “……?”

  她抬头一看,才知道自己倚靠着的树木,是沙罗双树。

  “我真傻……”

  少女很后悔,为什么要跑到脚快抽筋了,还全力奔跑。

  把电瓶耗尽的速可达(一种轻型交通工具),从龟裂的道路推到路旁藏起来后,她就不顾一切的奔跑着。

  所以,大腿终于起了一阵痉挛,她就摇摇晃晃的在这里停了下来。

  她觉得,自己会死在荒郊野外,连被鸟啄遍全身,变成白骨,化为滋养大地的养分都不可能,就这么无声无息地消逝了。

  想到自己对双亲毫无记忆的命运,不禁又觉得,自己的灵魂将会投胎转世成为野鼠。

  “虽然佛陀说死即是无……”

  那是否定轮回转世之说,主张没有来世的思想。

  而不赞同这种思想的人,都是一些对人生不痛不痒,自私自利的人们。

  这样的人,对来世也有相同的期许,所以惧怕死亡。

  但是,在贫困时代、或是承受过精神苦痛的人们、或是年龄已长,实际体验到生命黄昏的人们,想到还得在来世继续生存,就会觉得痛苦不堪。

  无即是空。

  只要是毫无知觉的“无”,就是连虚无这个词都不包含在内的无。

  所以,无即是压倒性的静谧。

  无即是空——佛教所阐述的这个教义,告诉人们如何追寻生命的安宁,是尊贵的教义,而永远不死的轮回转世之说,却是不得解脱苦痛的地狱。

  少女想,怎么没注意到那个声响呢。

  凶猛的汽油引擎声,爬过树间,从左右包围少女。

  引擎发出这样的接近声,可能是发现了少女丢弃的速可达,缩小了搜索范围。

  “咕啊——”

  张开美丽尾巴的孔雀,发出颤浊的叫声,飞奔穿梭而去。

  少女似乎打了一会儿的盹。

  虽然是不自觉的,但是少女知道自己打了个盹,她赶紧爬上倚靠着的沙罗双树。

  因为,树底下杂草蔓生,茂密的树叶又正好可以充当掩蔽……

  树枝向左右伸展开来的长枝干,缠绕着常春藤,所以,她想自己应该可以攀得上去。

  “……!”

  她心想,反正被捉到了,她也有充分的理由可以解释,不必太紧张。

  今天早上,她可以从“卡巴司”逃出来,纯粹是偶然。

  醒来时,床上见不到“恋人”的身影,而和煦的风又温柔的亲吻着肌肤。

  她从三楼走到太平梯,从恒河吹来的风,让她感到些许的湿气。

  插满了玻璃碎片的围墙,让她没有翻墙而出的勇气。

  而且,对一个在懂事之前就生活在育幼院的少女而言,提供衣食住行的地方是值得珍惜的。

  只要每个月陪所谓“恋人”的男人睡几次觉,在“卡巴司”的生活就可以得到保障。

  因为养父告诉她,那一类的男人就叫做“恋人”,所以,虽然她曾经对现实跟戏剧中的差异感到疑惑,但是,周围的女孩子也都是这么在做,所以她也从来不觉得可耻。

  当然,养父会为她选择好的恋人,所以,少女还能够拥有自己的自尊。

  “就如卡马司托拉(印度爱的箴言)所说的,要进入爱与被爱的关系中,不是任何人都可以的。如果没有高贵的气质,怀有一颗羞耻之心,就得不到他人的爱。如果没有一颗炽热的心,即使相处和睦也是虚无的。因为,所谓性爱是心的交欢。”

  养父是这么教导她的。

  因此,在她十六岁的那个春天,第一个成为她的“恋人”的年轻人,是在环境保护局任职的优秀分子,名叫卡亚斯特,是一个具有特权阶级意识的年轻人。

  “象你这样具备了高贵气质美德的女孩,居然沦落到卡巴司来,一定有你不得已的苦衷吧,我会想办法把你带到我的城堡里。”

  轻而易举说出这种话的恋人,结果还是没能把少女带进自己的城堡里。

  但是,也因为他的关系,在少女成为女人时,并没有留下任何令她厌恶的记忆。

  从太平梯望中庭看时,她发现平时常守在中庭的安全人员不见了。

  等她坐上了速可达之后,才知道是为了搬运最老长者的遗骸,人手不够,大家都去帮忙了。

  速可达上插着钥匙,所以,她就抱着玩玩的心情,坐上去看看。

  “咦……?”

  马达声很安静,她想,说不定可以出得去。再试着推推隔开中庭跟外面的门,发现门也是开着的。

  因为刚睡醒,所以穿着T恤、短裤,也没有化妆,正好很方便行动。

  她没有遭到任何人的盘问,顺利出了市镇,奔驰在国道上。

  仅仅一次,她看到了吸引她注意力的东西。

  就象潜水艇般的宇宙船,在茶褐色的天空里飞翔。

  关于宇宙的事,她看过电视的报导,所以,知道有这样的东西在空中飞翔。

  但是,这个时候,她绝对没想到自己会跟这艘船扯上关系,也没有余力去想。


[ 本帖最后由 キエル.ハイム 于 20-7-2007 07:43 AM 编辑 ]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-7-2007 07:42 AM | 显示全部楼层
第 二 章 巨人之影

汽油机车是跟卡巴司有业务往来的保全公司的交通工具。

  前面两辆机车呼啸而过,第三、第四辆毫无顾忌地停在少女藏身的沙罗双树下。

  “……想也想得到。”

  戴着黑色安全帽,上、下身都裹着皮衣的男人们(也可能有女的),并没有抬头观看树与树之间的间隙,其中一个人掏出了枪。

  刚才走在前头的机车,又调头回来。

  拿着枪,戴着黑色安全帽的男人,没有先瞄准,就扣了扳机。

  当少女感觉到子弹是朝自己飞来时,脚已经受到了冲击。

  类似针之类的东西,以飞快的速度刺进了她的脚部。

  “麻醉!?”

  少女微微颤抖了一下。

  “太残酷了!”

  ‘你看吧……’

  从上空倾压而来的轰隆声中,闪过了这样的意识。

  ‘我说的事,真的发生了吧。’

  那个不能说是声音,而是一种思考方式的“东西”,震撼了少女。

  那“东西”来自于少女所认识的一名男性。

  ‘……所以,当我邀请你来宇宙的时候,你下定决心跟我走,就不会发生今天的事了。’

  “是少校……”

  当她得知是他时,麻痹的感觉从右脚爬到了背脊,一阵恶寒,让她的视线模糊了。

  压顶而来的轰隆声,伴随着强风削过树梢。

  强风吹起了覆盖在树木上的沙石,落地的一双脚横扫过树梢。

  “少校……你怎么会来这里呢?”

  九重葛花色的巨大躯体,象暴风神鲁多拉及湿婆神一般,自天而降。

  ‘今天要起程飞往宇宙,我有点担心你,所以飞到这里来看看,就看到了你骑着速可达奔驰在国道上。’

  那些话语并不是来自声音,但是,她就是知道他在说什么。

  当巨人的脚扫落沙罗双树的花朵时,四辆汽油机车的车轮因而弹跳起来,向四方倾倒开来,少女也因为树枝折断,滑落了下来。

  红色巨人的手接住了她。

  一辆机车企图闪避红色巨人,翻了车。巨人在这辆机车前,丢下了一个金属的小箱子。

  “那些金块应该够了吧。”

  红色巨人发出声音来,是为了让四散的机车骑士都听到他说的话,这样,那个人才不会把小箱子占为己有。

  “回去告诉卡巴司!吉翁军的夏亚·阿兹那布带走了拉拉·丝。”

  带着黑色安全帽的男人,打开了小箱子,确认过箱子里的东西后,就把箱子放在后座上。

  红色巨人把飘曳的空气象披风般缠卷在身上,飞上了天空。

  天空里停着一艘外型像潜水艇般的宇宙船,等着红色巨人。


  “就象有缠绕在手指上的红丝线,牵引着我们俩吗?”

  “哈哈哈……”

  听着拉拉天真无邪的比喻,穿着红色制服的年轻人夏亚·阿兹那布笑了起来。

  他正在跟她解释,当时自己为什么去了少女住的卡巴司。

  被吉翁军通缉的夏亚·阿兹那布,曾在地球流浪了一段时间。

  他是因为没有尽到保护吉翁公国的德金·查比公王的幺男卡尔马·查比的责任,才被放逐的。

  但是,在地球流浪的日子,并没有将他变成无赖汉,军队也没有放任他自由的太久。

  “我是为了接管这艘圣吉巴尔巡洋舰,才来到这里的。那时侯,我听到了拉拉的呼唤。”

  就是这句话让少女联想到了红色丝线的比喻。

  “你知道卡巴司在什么位置吗?”

  年轻人拨起金发,仰头看着象窗户一样的荧幕。

  荧幕上显现出宇宙船底下的光景。

  “这里。”

  站起身来的拉拉,指出荧幕上的一点。

  手指点到的部分,不断被放大,位于恒河沿岸的卡巴司区域也随着被放大,而且是以相当快的速度移动着。

  少女的手指就象描绘着那一点似的,快速地追逐着那一点。

  “真厉害,几乎相差不到几毫米。”

  “是吗?”

  “这很难呢,对不对,马里甘?”

  年轻人问站在门边的士官。

  “能够在这种高度的映象中,毫不犹豫地指出特定的一点,真的很厉害。”

  “我说过,你是因为我可以感受到你的才能,才呼唤我去的。”

  “我说过吗?”

  “我第一次去卡巴司的时候,也是这样。你说我是吉翁军的人,对不对?”

  “那是从你显现在外的感觉看出来的……”

  “不,那时侯我乔装打扮过。而且,更糟的是,我本身的一颗心已经颓废到了极点,你却还说我是道地的吉翁军。”

  “是吗?”

  “……刚才我也没有叫你用手指着荧幕,你却这么做了,为什么?”

  “你没有叫我那么做吗?”

  “我没有说出来,但是,有那样的意识,你感应到了。”

  “我是看你的神情,判断出来的。”

  “是吗?在这个位置,没有必要站起来触摸荧幕吧?”

  “啊……的确……”

  “即使是看我的神情猜出来的,那种感觉也太敏锐了。我想借用你这份敏锐的感觉,你肯借吗?”

  “你的意思,好象想把我纳入军队。”

  “没错。”

  “…………”

  “不是强制的,如果你不愿意的话,我可以让这艘船降落。”

  “这……”

  拉拉很想苦笑几声,但是,她知道年轻人说的话是绝对认真的,所以紧闭了嘴巴。

  站在门边的士官所现露出来的态度,也是在告诉她,上司说的话决非戏言。

  宇宙船还维持着一定的高度,环绕着地球,随时都可以再降回地球。

  为了更熟悉这艘宇宙船的飞行性能,年轻人心里想着,再降落一次也无妨,只是他没有说出口。

  但是,少女知道他在想什么,所以,开始深思。

  “…………”

  “你想回卡巴司的话,我也不反对;或是你想一个人生活的话,我也可以给你一些援助。”

  “我们才有一面之缘,你为什么要这样……”

  “我已经把我的意思转达给你了。”

  “如果我真的有少校所说的才能,虽然我不知道你会怎么样来利用它,但我也不愿意浪费了它……,我没有自以为是吧。”

  “没有,我的确需要你,拉拉。”

  “在卡巴司的时候,你没有把我当成恋人。”

  “我那么做,对你是一种侮辱吗?”

  “那时候,你的态度非常坚决,让我产生了戒心。”

  “对不起,拉拉,因为你的才能深深的震撼了我,让我激动得不能自已。”

  “啊……!我可以去相信少校所说的,那些属于我的感受性和能力吗……”

  就在回答完这句话时,那个名叫马里甘的士官,静静退出了门外。

  “我的确是付了钱给卡巴司的主人,他才让我进你的房间的。但是,在见到你的那一刹那,我马上知道你就是呼唤我的那个女孩。所以,那时候,我早忘了我是来寻欢的。”

  “…………”

  拉拉的整个脸庞都洋溢着笑容。

  显现在少女背后荧幕上的地球,进入了黑夜。

  大陆都市的光线量,只有前世纪的几十分之一,但是,眼前的景致,让人觉得“镶嵌宝石般”的古老形容词依旧如新。

  拉拉·丝从懂事以来,每天都生活在拥挤喧嚷的育幼院里,在近乎于自给自足的日子中成长。

  育幼院里的孩子,也有被移民到宇宙的家庭收养的案例。

  但是,她是在九岁的时候,被卡巴司的主人带回家当养女,才离开了育幼院。育幼院对于这些收养人的身份,并不是很在意。

  因为孩子们成长到十五岁,即使育幼院明知他们还不能自立,也得让他们离开育幼院。

  为了进行宇宙移民而组织的地球联邦政府,主张了宣导“地球生活环境过于苛刻”的政策,才会造成这样的结果。

  人类掠夺地球后的二十一个世纪的历史,终于让地球面临了濒死的状态。

  物资的消费,就是能源的消费。

  为了维系庞大人口的日常生活,食物必须从大老远的地方运来;光靠嘴巴、耳朵的通讯以及光靠脚的运输,已经无法应付需求,通讯和交通的网路一重又一重的被搭建起来。

  家不再只是遮风避雨的地方,衣服也每年更新款式,大家认为这样的生活形态就是“知的行为”、就是“文化”。

  但是,生活比中世纪的王公贵族还要奢侈的现代人,已经忘了如何充分利用手脚、嘴、耳朵这些器官的本能,而塑造出了一个可以补其不足的社会。

  即使是绿色的能源,消费本身还是会促进温室效应的现象;居住圈的都市化,也会带来新种的疾病。当由此产生的食物,也呈现出了技术上的偏差,人们才开始察觉到,地球这个有机体的自净作用,也已经到了极限。

  于是,从这里衍生出来的一种理念,就是必须让健康的地球永久存续。

  虽然,这种事不该是一种理念,也不是可以编入“理论”来探讨的问题。但是,却让人们开始扪心自问,人可以这样消耗资源吗?自己够资格去使用那么多的工具吗?

  就在这个很理所当然的理念里,现代资本主义有了新的发现。

  那就是——宇宙中有无限的消费空间!

  靠经济活动繁荣起来的人类,除此之外,已经找不到其他的逻辑了。

  从这个拙劣的构思中发展出来的宇宙开发,可以延长地球的寿命!

  让宇宙移民成为可能的科学发达,是一种侥幸!

  地球联邦政府的成立,还有为了太空殖民地的建设而兴建的交通系统等事业,呈现出了无限的消费活动远景,促进了经济的活性化。

  这样的移民活动,已经持续了将近一世纪,而要在地球上生活,必须符合某些条件。

  地球环境保护工作者,以及基础原料产业、考古学、历史学相关研究者,才有在地球上居住的资格,其次是从事“支援这些人们”的行业的人,也可以在地球上居住。

  但是,这个世界,自古以来就有所谓的“旁门左道”。

  所以,到了最后,还是存在着乍看之下生活形态依然故我的地球。

  拉拉就在夏亚·阿兹那布的牵引下,离开了这样的地球。


[ 本帖最后由 キエル.ハイム 于 20-7-2007 07:45 AM 编辑 ]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-7-2007 07:44 AM | 显示全部楼层
第 三 章 阿姆罗·雷

  在地球出生的阿姆罗,被父亲带来了宇宙。

  阿姆罗家有世世代代从事机械的传统,上一代又是军队编制人员,所以,不必履行宇宙移民的义务。

  但是,又因为他的父亲提姆·雷是地球联邦军的技术人员,所以,反而有进入宇宙的资格。

  为了“履行义务”而不得不移民宇宙,跟“有资格”进入宇宙,有天壤之别。

  有资格进入宇宙的人,不必支付前往太空殖民地的旅费,而义务移民的人,为了支付旅费,却要历经三个世代才能还清贷款。

  这样的条件不但过于苛刻,而且不近情理。

  阿姆罗迁居的地方,是即将由许多新兴太空殖民地建立起来的“SIDE-7”。

  那里目前只有一个才完成三分之一规格的殖民地,而且,建设也因为最近一次的战争,停顿了下来。

  这仅有的殖民地,没有什么特定名称,只要说到SIDE-7的殖民地,就是指这个。

  虽然没能照原定规模完工,但是这个直径三公里,全长二十多公里的圆筒形状的殖民地,在生活机能上并没有任何的不足之处。

  SIDE-7俨然成为战争难民流窜,龙蛇杂处的中等规模都市。

  阿姆罗对快乐的中学时代完全没有记忆,也许是因为跟他分开时的母亲,在他脑海里烙下的形象实在太差了吧。

  那是父亲拉着他的手,进入宇宙时的记忆……

  ‘对不起,阿姆罗……我无法适应太空的生活。’

  对于说了类似这种话的母亲的记忆,已经冻结。

  到了SIDE-7后,阿姆罗才知道那句话根本不是真正的理由。

  ‘我有其他的男人……’

  记忆中的母亲的脸好像这么说着,但是他觉得在那个时候,他就已经知道是这么回事了。

  他默默让父亲牵着他的手,离开了家。

  ‘爸爸真是个没用的男人……’

  应该是他心里真正的感受。

  但是,他一定得跟其中一个人走,才能生存下去,所以,他选择了父亲。

  他期待着到了宇宙,能有什么让他开心的事……,然而,却不曾有过。

  事实上,他比较喜欢地球的大地、空气跟水。

  也想永远躲在母亲的温暖中。

  但是,他觉得父亲没有了他,一定会一蹶不起,所以就跟着父亲来了。

  而且,长到这么大之后,那件事对他而言,也已经成了不可追忆的往事。

  他从未用言辞,来表现这样的感触。

  因为说出了那样的感触,对事情也不会有任何的帮助。

  跟生活在幸福里的芙劳·宝说这种事,也只会换来她的一句“好可怜喔”。

  现实是永远不会停摆的,阿姆罗在SIDE-7的生活,就是努力去超越这些现实。

  “听说RX计划的作业快赶上进度了。”

  关于父亲的工作情形,阿姆罗都是从芙劳·宝的父亲那里听来的。

  芙劳·宝就住在他家对面,阿姆罗搬到SIDE-7后,几乎都是在她家吃饭,所以,芙劳·宝就像自己的妹妹一样。

  “‘机动战士’的开发人员若不赶快离开这里的话,大家都说,吉翁军也会空袭这里呢。”

  听到母亲这么说,芙劳就问阿姆罗:

  “你父亲没跟你谈过这件事吗?”

  “嗯,昨天他好像回来过,不过,没听他说。”

  在芙劳·宝家这样的餐桌上,他才知道大家眼中的父亲,是一个凭藉技术者气质生存的人,也因此让他了解到,这样的父亲绝对不可能跟母亲相处得来。

  既然如此,阿姆罗迟早也要离开父亲的,他得想办法自立才行。

  老是在芙劳·宝家中打搅,也太没出息了。

  因此,他开始学着自己下厨做饭,可是,芙劳·宝这个鸡婆又老实的女孩。

  “别开玩笑了,把钥匙还给我。”

  芙劳这女孩,最让人受不了的地方,就是把钥匙卡还给了他,自己也还会留下备份。

  即使换了密码,还是拿她没辙。

  但是,最后还是该怪阿姆罗自己,老是把钥匙卡遗忘在某处,而且大部分是遗忘在芙劳家。

  ‘独立……自立……’

  虽然对机械很有兴趣,可是从自己的生活习性来看,他不认为自己适合需要耐力的机具开发的工作。

  少年的梦想,还无法在现实里看到成果,也还没成熟到设定人生目标的阶段。

  他正处于这样的年纪。

  ‘有那样的母亲……难免会对女人怀有恨意吧……’

  在学会恋母情结这个单字后,他给了自己这么一个放纵自我的藉口,他也发觉到,不只是正常的性爱画面,连机动性机械的规律性动作,都能让自己兴奋。

  不过,阿姆罗在性方面虽然有这样的纠葛存在,但是,或许因为他的智商稍微高一些,又缺乏勇气,所以,没有让他走上岐途。

  其最大支柱,应该在于他有一个虽不够格称为“男人”,却是个道地的技术人员的父亲。

  而且,这个负责开发专门对付吉翁军“萨克”的新型机动战士的父亲,培养出了阿姆罗的自尊心。

  因为父亲从事的是这样的工作,所以,即使父亲已经阳痿,也是他可以容忍的事。

  他认为,男人都有难言的苦衷……

  但是,如同他在芙劳家听到的一样,现在是非常残酷的。

  对战争难民而言,在SIDE-7开发联邦军的机动战士,SIDE-7就会遭到吉翁军的空袭,所以大家都希望这样的开发工作能够移转到其他地方去。

  这件事让阿姆罗觉得沮丧。

  他跟被夏亚·阿兹纳布救起后的拉拉·丝,面临了同样程度的现实压力。

  那一次的空袭,发生在拉拉进入宇宙的半年前,而发动空袭的,正是夏亚·阿兹纳布。


[ 本帖最后由 キエル.ハイム 于 20-7-2007 08:04 AM 编辑 ]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-7-2007 07:47 AM | 显示全部楼层
第 四 章 从宇宙到地球、往宇宙

  半年前,在拉拉跟夏亚相遇之前的SIDE-7。

  对太空殖民地所发动的空袭,跟对地球所发动的空袭是不一样的。

  吉翁军派出了两架机动战士——萨克,进攻殖民地。

  指挥作战的,是吉翁公国基连·查比麾下的部队中,最擅长游击战的夏亚·阿兹纳布。目的是搜索出替联邦军开发新型机动战士的技术部队,并且逮捕这个部队的成员。

  当空袭警报响起时,阿姆罗正要去上学,在芙劳·宝的催促下,躲进联邦军的军舰里。

  但是,才冲出避难所,就看到了必须抬头仰望的萨克。

  不知道该说是“全长”还是“身高”,总之,有近二十公尺高的机器人,就像一辆战车直立般的站在眼前。

  他看到了预设实战状况而开发的机动战士的行动!

  而且,这又是被称为吉翁军宝物的兵器,能这样仰望着这个兵器,让阿姆罗感动万分。

  这一瞬间,有恋母情结的他,也无法压仰机械家业血统所带给他的异常兴奋感。

  他觉得,能做出这种兵器的吉翁,实在太伟大了!

  到底拥有怎么样的性能呢?

  他开始观察,各部是藉由怎么样的系统操纵的。

  但是,当这家伙用战车炮般的来福枪开始扫射,筒罐般的空弹壳散落一地时,阿姆罗领教了它的厉害之处。

  切身感受到了所谓的“战争场面”。

  火药的味道,唤起了人们动物性的一面。

  他直觉地认为,使用大量火药的战斗行为,是为了不让任何人看清楚他们。

  啪咚!轰隆!

  这一发射击后的大爆炸,死了数十个人。

  断了手脚的人们,痛苦挣扎着。

  为什么!?

  因为这是破坏力强,又不分人、物的轰炸。

  但是,即使如此,那时候萨克所发射的炮弹,还是经过特别处理,没有足以破坏殖民地结构的底限炸药量呢。

  这就是所谓的“自以为聪明”。

  这个主意是夏亚·阿兹纳布想出来的,但是,完全没有顾虑到那些被卷入人潮中,被杀死或四肢分离的人。

  这根本就是恶行!

  阿姆罗还看到,芙劳·宝被爆炸的暴风卷起,跌落在地上。

  那时候,他脑海里浮现的,不再是“有令人厌恶的生殖器的女人”这样的辞汇。

  也不是“这家伙像个麻烦又鸡婆的妹妹”这样的字眼。

  浮现在他脑海里的,只有“为什么在这种地方使用兵器呢”!

  也许他曾经怒骂,这样下去的话,一点胜算都没有。

  但是,他知道,不阻止这种恶行的话,大家都会死,他绝不放任这样的事情发生。

  阿姆罗觉得自己应该走出这里,所以,他开始往前跑。

  不管是不是为了拯救所有人,他开始寻找父亲,问遍了军中所有的人。

  都是因为这些人开发兵器,才会连累了那么多人,阿姆罗觉得这些人该负起责任。

  他找到了父亲。

  但是,父亲不知道为什么穿着宇宙服,对他怒吼着:

  “快进港,躲到舰上!”

  后来他才知道,父亲早就知道会发生空袭,所以事先穿上了宇宙服。

  可是,躲到军舰上,对事态又能有什么帮助呢,他不愿意这么做,又开始往外奔跑。

  他本来想去找芙劳·宝,可是,突然看到一架白色的“机动战士”横躺在拖车的平台上。

  “这种时候还躺在这里睡大觉!”

  他想对它这么怒骂。

  但是,脑海里又闪过了另一个想像图。

  那就是释涅槃图,朝天正躺,睡得比那张图像还要神圣的白色机体,看起来实在太过悠闲了。

  也许是一种被机体玩弄的感觉,让他真的有破口大骂的冲动。

  当时,他并没有坐上那机械躲起来,或是坐上那机械作战的意识。

  从舷梯爬到维修用的平台上时,背后突然感到一股冲力。

  是驻守在SIDE-7的联邦军,发射了迎击用的飞弹。

  他察觉,事实越来越严重了。

  他看了一下白色机体,座舱里空荡荡的座席,仿佛在对他说着“坐下”。

  操纵盘的灯光,对他嘶喊着“快采取行动啊”。

  操作手册还只是写在纸上,可以很快的翻阅过。

  看完后,他对白色机动战士的整体,有了全盘的了解。

  如果操作手册是采用电脑模式,就得循着一定的逻辑操作阅读,大概就没这么容易搞清楚了。

  因为还在开发中,所以操作手册还没有建立完整,这一点对阿姆罗来说,是值得庆幸的。但是,却也是让他选择了不幸的瞬间。

  躺着什么也不能做,所以,他得要让这机械站起来。

  可是,站起来后,会很醒目,引来正在寻找这个机械的吉翁军的萨克。

  才刚这么想,敌人就来了。

  他花了一点时间去找内藏在机体中的武器,行动稍微慢了一些。

  所以,当他使用白色机体背包里的光束配刀攻击萨克时,还来不及思考,就直接炸毁了萨克的主引擎。

  咚轰隆隆!

  约有数十吨TNT火药威力般的爆炸,炸穿了太空殖民地的外壁。

  这时候,阿姆罗的父亲从炸开处,被吸进了宇宙空间,但是,阿姆罗并没有发觉。

  第二架萨克大叫一声:

  “可恶!”

  向前冲了过来。

  阿姆罗慌了起来。

  他的确听到这个名为萨克的机动战士,大吼了一声。

  虽然那是驾驶员的意识,但是,冲向他的却是机体。

  “……!”

  幸亏这里是殖民地里面还没有整建完毕的施工地带,所以第一架萨克爆炸时,并没有造成太大的人员伤亡。

  第二架萨克狰狞地呐喊着,阿姆罗虽然有些胆怯,却还有思考的余力。

  “绝不能再引起爆炸。”

  既然下定了这样的决心,就必须把攻击目标放在驾驶员身上。

  阿姆罗降低了自机的姿势,瞄准敌机的驾驶舱部,刺出了光束配刀,后退了几步。

  那个萨克就这样倒下去了。

  阿姆罗第一次上阵,就击倒了两架萨克。

  于是,他的麻烦也跟着来了。

  联邦军的士官下令回收白色机动战士,阿姆罗就操纵着那个机体,帮军队把这架白色机动战士送回了研究设施。

  一些备用零件,则搬运到联邦军停泊在港口的强袭登陆母舰“木马”里。

  “我不是军人,只是个学生。虽然擅自坐上机动战士,还启动了机体,可是,请你们原谅我,放我下去吧。”

  “现在缺乏重要的驾驶员,我目睹你干掉了萨克,表现得非常杰出。所以,你就负责担任本舰前方护卫!去领取光束来福枪!”

  一个既年轻又尖锐的声音命令他。

  后来他才知道,那声音的主人布莱德·诺亚,也还只是个预备士官,却被逼得不得不接下这艘命为“木马”的战舰的代理舰长职位。   他自己本身都自顾不暇了,为了达成作战任务,他根本不愿意去理会阿姆罗的说词。

  派出了两架萨克的吉翁军巡洋舰的战斗指挥官夏亚·阿兹纳布,单枪匹马侵入“木马”附近,展开了一场小小的战斗。

  原本就身负重伤的木马的舰长,就在这时候战死了。

  指挥权被移交到布莱德·诺亚的手上,所以,他必须把白色机动战士跟难民们送到某一个安全的地方去。

  阿姆罗并不清楚难民们为什么搭上了木马这艘战舰,但是,也因为这样,他才能救出跟一大堆难民徘徊在港口的芙劳·宝。

  木马在布莱德·诺亚的指挥下,冲入了大气层。阿姆罗不但跟夏亚·阿兹纳布乘坐的,有“红色彗星”之称的萨克交战,还击退了对方。

  不管是不是偶然,也被列入了战绩。

  所以,地球联邦军回收白色机动战士在SIDE-7所做的实战测试资料后,还是保留了木马原有的编制。

  逃过红色彗星追击的木马,当时舰上成员几乎都是一般平民,但是,这些人也都在非自愿的情况下,成了军队的编制人员。

  阿姆罗也变成了正规的驾驶员。

  “别开玩笑了,我会怕啊!”

  “你跟白色机动战士之间的默契不错,至于适应性,是今后军队要解决的课题。”

  拿这份报告来的,是指挥补给部队的玛蒂达·亚森中尉。

  面对这个中尉,阿姆罗无法提出任何抗议。

  尽管身材那么细长苗条,全身却散发着甜美的十足女人味,让阿姆罗看得头都发晕了。

  剪了一头跟士官帽非常相称的短发的中尉小姐。

  阿姆罗对她一见钟情,当然无法提出任何抗议啰。

  “这绝不是开玩笑可以决定的事,阿姆罗,从你的成绩来看,也就是军队术语中所谓的战绩,你的表现非常优秀。说不定,你是个超能力者呢。”

  中尉这么挽留他。

  “军队也很想研究你这份才能,所以正在收集你的资料。”

  “军队吗?”

  “没错,要不是这样,你擅自启动属于最高机密和机动战士,早就上了军事法庭啦。”

  阿姆罗发觉,这个充满了魅力的中尉,对自己的能力似乎非常肯定,他不禁期待能在下一次的补给时再见到她。

  这么一来,阿姆罗终于可以忘了芙劳·宝的存在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 

ADVERTISEMENT



ADVERTISEMENT



ADVERTISEMENT

ADVERTISEMENT


版权所有 © 1996-2023 Cari Internet Sdn Bhd (483575-W)|IPSERVERONE 提供云主机|广告刊登|关于我们|私隐权|免控|投诉|联络|脸书|佳礼资讯网

GMT+8, 20-7-2024 02:12 AM , Processed in 0.108855 second(s), 23 queries , Gzip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Copyright © 2001-2021, Tencent Cloud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