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alay
颜色选择
阳光橙
深夜黑
天空蓝
葡萄紫
薄荷绿
深海蓝
首页
论坛
佳礼报道
新闻
搜索
383
查看
0
回复

22 弟弟

[复制链接]

      显示全部楼层   阅读模式

发表于 19-10-2015 12:09 PM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
眼泪滴落在我的手背上,喉咙上彷佛有一块难以下咽的什么,我却好像打砸了水缸一般,话像水一样哗啦啦地止不住地流出来。

“他总说,没有关系,只要我替他过他无法过的人生,他就满足了。只要这样,他就不会后悔了。只要我好好地过我的日子……”我开始泣不成声起来。

“他说,死一点都不可怕……”我用空出来的另一只手狼狈地擦着泪,眼泪却不听使唤地继续淌下。“他说,如果他死了,他就会在另一个世界,继续守护他最爱的姐姐……”

我感觉到阿森搭在我肩上的手,稍稍用力捏了一下,好像在无言为我打气。

也许是我的哭声吵醒了弟弟,此时床上的人儿突然开了口:“姐姐。”

我轻握着的手,紧紧地回握着我的手。

弟弟张开了双眼,有些疑惑地望着我和阿森。“姐姐,怎么哭了?”

“没、没事,姐姐没有在哭啦。”我赶紧把泪擦得更用力了些。“沙吹进眼了啦!”

弟弟轻轻晃了晃握着的我的手,说:“别哭,我没事呢。”

“傻孩子,干嘛反过来安慰我?”弟弟这么一说,好不容易控制住的眼泪,又再度决堤。

“你姐她平时都这么爱哭的?”我身旁的阿森突然插嘴问道。

我正想回头狠狠瞪他一眼,弟弟却先一步回答了阿森:“是啊,她很爱偷偷哭。”

我睁大了双眼,一时间也不知道要继续哭还是要佯装生气。

“我什么时候爱哭了?”我望着弟弟扬起的笑靥,也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弟弟又朝阿森望去:“可是你不准惹我姐哭哦。”

我没好气地说:“你跟老妈怎么口气那么像!”

弟弟调皮地吐了吐舌头。

“真是的,你不是刚发烧吗?精神那么好……”虽然嘴里这么说着,但是看到弟弟好好地醒来了,我心里是一万个感恩。

我伸手探了一下弟弟额头的温度,似乎已经降到正常的温度了。

“烧退了。”我笑着说。

“太好了。”阿森马上跟着说道。

我转过头,正好对上阿森微笑的眼。

“嗯,真的太好了。”我又重复他的话,感到自己的笑意似乎更深了。

虽然,不论是当时候的我,还是两年后的我,都还是无法直视弟弟随时濒临死亡边缘的事实,但那一刻,我心中升起的那丝勇气,还是真实而鲜明的。

对于生离死别这回事,我永远都无法理解,即使到了今天依然不能够理解。

我只知道,那时候弟弟的手很温暖,阿森的笑很温柔。

- 未完。待续 -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 | 登入

本版积分规则

 WeChat
 CARI App
Get it FREE Google play
 Instagram
cari_malaysia
FOLLOW
- 版权所有 © 1996-2020 Cari Internet Sdn Bhd 佳礼网络有限公司 (483575-W) -
Private Cloud provided by IPSERVERONE
0.219444s Gzip On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