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alay
颜色选择
阳光橙
深夜黑
天空蓝
葡萄紫
薄荷绿
深海蓝
首页
论坛
佳礼报道
新闻
搜索
1388
查看
1
回复

[人生] 5人咖啡(完)

[复制链接]

楼主: 8923mike       显示全部楼层   阅读模式

楼主
发表于 30-5-2014 11:11 AM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

晚上11点,下过一场大雨后没再吹冷风, 今晚的天气却异常冰冷。

陈明从背包抽出设计精致以及细薄笔记型电脑,轻轻打开后手指尖在键上不规律地敲打。过后就喝了一口咖啡。他的视线不时逗留在对面桌子惆怅的年轻女学生。年轻女生叫惠丽,今年中五。惠丽神情憔悴,还穿着湿透的校服,白色小内衣若隐若现。她还未喝下任何一口桌上的热巧克力,双手不停地在按手机。惠丽的右手边桌子也是一位年轻男生,叫卓一辰。戴着红色边眼镜,眼神放空, 边拿着纯白色杯子,喝着摩卡,好像在思考着人生又好像在蹉跎人生。卓仁辰对面桌是一位老人,打扮简单但无法隐藏身上的高贵气质。他是林海福。他一直望着自己的百万名表,不像赶时间,桌上的浓缩咖啡只喝了一半。

过了不久,卓仁辰右手边的桌子来了一位身材火辣极度妩媚的女人。她走路左摇右摆,还有一股酒味,拿着冰冷的卡布奇诺尽管有盖子密封也渗出一些在杯子外。坐下后,她双手放在桌子,头靠在手上,似乎睡着了。

林海福左手边桌位则坐着一男一女。男的叫吴浩贤,女的叫戴文莉。

吴浩贤紧紧握住戴文莉的手,戴文莉却面无表情,眼神凝望在他们的热拿铁。

“我要走了。” 文莉说。

“给我们一次机会,已经这么多年了你这样就想放弃?” 浩贤压抑着内心的激动并希望文莉留下。

7年了!已经整整7年了!你做了什么?和以前有改变吗?我不能再浪费时间了,你可以等我不能了,再等我就看不见我的前途,我们还是到此为止吧。”文莉泛着泪光把手从浩贤中甩开。

“那是我的梦想,我必须坚持!你就是我梦想的推动力,为什么你舍得放弃这一切?”浩贤说。

“梦想?当你没钱买房子,怎样结婚?怎样生小孩?我已经30岁了,不能再等你,你还年轻,可以追逐你的梦,我不能过着没有保障的生活,你可以说我物质主义,但我不希望把自己的下半辈子放在一个理想主义的人身上。胡老板不一样,他事业有成,没有后顾之忧,嫁给他我幸福有保证,你给不了这一切。”文莉毫无留情地说。

“我知道已没办法留住你,就算留得住你也不是因为我,是金钱,你所谓的保障,走吧。”浩贤故装冷静但内心已经崩溃。
剩下两杯拿铁在桌子上,浩贤紧闭双眼,心情紧绷,没察觉四周的眼神。

“年轻人,看开一些,这种女人多得很,只要有钱都能找得到。” 林海福突然浩贤说。
浩贤张开双眼,看着林海福没说任何一句话。

“你们共同有许多回忆,但这些过去不能让你接受现在的事实,你一直以为她还是以前的她,可是现在的她拥有自己的幸福,为什么不放手?难过一下就好了,年轻人,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,也许还有很多下一个在等着你。”林海福说。

“难过一下?我也想能如此潇洒。7年的感情说放下就能放下吗?”浩贤问。

“不能,也许你得花很长的时间,但不会一辈子,除非那个女人和你生活了一辈子。”林海福说。

“哪有女人愿意和你生活一辈子啊?” 浩贤断定地说。

“有!”那个叫 惠丽女学生突然说。

全部人的视线转移到惠丽身上。

“我很喜欢他,他叫阿锋,陈凯锋,我喜欢他很久了,我愿意和他共度一辈子,一直待在他身边。”惠丽说。

“哈哈哈!” 浩贤讽刺地大笑。

其他人安静地继续听。

“阿锋和我从中一就同班一直到现在。他人很好,很孝顺,很努力,学业也很好。但这些优点不是我喜欢他的理由。我喜欢他的贴心和关心。每次我们放学搭车回家他总会帮我拿几本笨重的课本。有时会请我喝我喜欢的果汁。记得有一次我的鞋带松了他竟然蹲下帮我绑鞋带。还有很多很多小事情我都记在心里。” 惠丽说。

“看起来他也喜欢你,为什么你们没在一起?”陈明关上笔记型电脑。

“因为……他没喜欢我。只是当我是妹妹。他喜欢一个女人。”惠丽说

“女人?”浩贤问

“是,比我成熟,比我优秀的女人。” 惠丽带点嫉妒地心态说。

***
三个月前,育群中学,五年一班。

“起立,行礼!”班长大声说。

“老师早。”全班同学一起说。

“大家好,我是你们代班英语老师,我叫黄裕婷,大家可以叫我黄老师。”黄老师甜美的笑容即时溶化全班的男同学。

“好年轻,好漂亮哦。”阿武对陈凯锋说。

陈凯锋呆呆地看着黄老师,不自觉喜欢上她那笑眯眯的眼睛。坐在陈凯锋身后的惠丽已经在吃醋了。她一脚狠狠踢向陈凯锋的椅子。

“惠丽,什么事?” 陈凯锋一下惊醒。

“没什么,不小心踢到。” 惠丽随便回答。

过了两个月,惠丽经常都一个人搭车回家了。放学后陈凯锋到黄老师的补习社当助教。陈凯锋没有对黄老师表白,他明白师生恋不会给大家带来好结果,也认为黄老师不会爱上他这一个18岁都不到的男生。陈凯锋只想保持这样的距离接近黄老师,至少这样还能满足自己对黄老师的爱意。而黄老师知道这年轻人喜欢自己,但没说出口,不希望伤害到陈凯锋,对陈凯锋的感觉像是自己的弟弟。黄老师已经有男朋友,而且那男人结婚了,有自己的家庭。当在社会病态逐渐严重的同时,单纯的人往往受到伤害。


***


咖啡馆。

惠丽流下了眼泪,不禁哭泣了,依然是一般无助的女孩,不能拥有自己的爱情。她无法阻止陈凯锋去接近黄老师,也不能对陈凯锋告白,深怕连彼此美好的友谊也没了。

“别哭了,那无补于事,每个人都自私,别人不想拥有你就会让你受伤害,你必须自爱,要有信心,不要为失败的恋情哭泣,更何况你都还没表白。你有自己快乐的权利,在实践这些权利时要考虑你是否得伤害人。如果你能接受一切就去做,不能掩着良心就去做有良心的事。”陈明说得乱七八糟但似乎隐藏着什么哲理。

“可是权利往往都放在别人的手中。” 卓一辰突然说出一句。

“你错了,只要你欲望冲昏脑袋所有事情你都想拥有。我就是一个例子。”陈明说。

“这位年轻人又有什么故事分享啊?” 林海福问。

“我明天就要到律师楼去签离婚证书,有两个可爱的儿女,分分钟连抚养权都失去,因为我像成龙犯了天底下男人都会犯的错,与他不一样的是我想重新开始,继续为这个家庭付出,不想两个孩子都活在单亲家庭下成长。至于我老婆,我忽略了她,深感愧疚。”陈明开始哽咽。

“为什么你不好好保护他们?”惠丽问。

“因为欲望。我是一间电讯公司的总经理,之前,家庭幸福快乐。直到她的出现,一切都改变了。她叫徐美玲,是公司新请来给我的私人秘书。起初我对这女人没有任何好感,可是时间久了就发生很多事情,大家都情不自禁越过了道德边界,都是因为自己抵挡不了女人的诱惑。”陈明说。

***

“陈总经理早。” 徐美玲笑得灿烂。

“早,徐小姐。”陈明以礼貌的微笑回应。

“陈总经理要咖啡吗?” 徐美玲问。

“不,谢谢,我早上出门前喝了。对了,昨天叫你准备的文件你准备好了吗?”陈明问。

“好了,昨天临走我放在你桌上了,应该是压在其它文件下面。”徐美玲说。

“在这,刚才没注意到。”陈明说。

陈明拿起文件看一看。

“美玲,做得很好,下个星期我们得到一个客户的公司去开会,你安排一下,还有准备这些资料给我。”陈明交几个文件给徐美玲。

一星期后,陈明和徐美玲到了客户的公司去谈生意。

在进公司前,陈明和徐美玲在车子里。

“今天你好像不太开心。”陈明突然说出。

“对不起陈总经理,我今天发生了些不愉快的事情 ,等下开会我没事的,不会把私事带到工作上。” 徐美玲解释说。

“那就好,如果觉得不舒服可以回去休息,资料给我就行了。”陈明说。

“我可以陈总经理,很抱歉,等下你一定要谈成那计划。”徐美玲故作开心地微笑。

开完会了,他们得陪客户吃晚餐。

“美玲,你可以回去了,我自己和客户去吃就好。” 陈明觉得徐美玲心情不太好。

“我可以跟去吗?反正我回到家也没事做,也饿了。” 徐美玲坚持陪陈明。

他们和客户们一起到一件餐馆吃晚餐,当时因为客户们太热情所以大家都喝了不少酒。陈明虽然为徐美玲喝下了不少酒,但酒量差的徐美玲喝醉了。

吃完晚餐后,清醒的陈明载着徐美玲回家。

“美玲,你家在哪里?”陈明问。

“他不爱我了……已经不爱我了……我也不爱他了!”徐美玲醉得胡言乱语。

“原来你失恋,没关系还有很多好男人,不要伤心。”陈明试着安慰徐美玲。

“好男人?哪里?哪里啊……在哪里啊……我好想要个爱我的男人哦……你爱我吗?抱抱我……”徐美玲完乱说一通。


“看来你真的很醉,糟糕,我不知道你的住址。”陈明对着徐美玲说但似乎自言自语。

于是陈明载徐美玲到一间酒店。

陈明把徐美玲背到酒店,她不停在他耳边细语,胡说八道一堆。

徐美玲躺在床上,半醉半醒,不停叫陈明的名字。

“美玲,你今晚在这休息,我要回去了,有什么事拨个电话给我。”陈明不管徐美玲是否听见还是照样交待了。

“不要走,不要走……你要留在我身边……谁也不能走……”徐美玲醉着哀求。

“很夜了,我该走,留在这里不是很好,你在这里休息好吗?明天可以迟点上班,如果不舒服就请假。”陈明说。

过后陈明就悄悄走到门口去准备离开。

徐美玲从他后面抱着他,当陈明转身时她不停亲吻陈明。

陈明这时没有推开她,过后他们就一起倒在床上,发生了关系。

就是那一夜情,他们暧昧的关系一直维持了一段日子。直到陈明老婆知道了真相,陈明辞职了,再也没找徐美玲。

***
咖啡馆。

“我大学毕业时一无所有,是一位即将踏入社会刚毕业的穷书生,我和我老婆在大学时在一起到组织家庭,在背后默默地支持我,在我低潮的时候经常给我鼓励,直到我们生活安稳,有车有房子,开始生小孩,她也是个好妈妈,付出了许多没有埋怨任何一句,只希望我们家庭健康快乐。而我因为一时冲动,犯了错,再也回不了过去。”陈明十分惭愧。

“那你一定要去争取到底,毕竟还未签纸。”卓一辰说。

陈明苦笑了一下。

“至少你有家庭,而我想结婚都很难。” 卓一辰说。

“你又出轨啊?婚前搞砸了?不是吧?” 吴浩贤说

“不是,刚好相反,我们很相爱,到现在也是。” 卓一辰说。

“那有什么问题呢?”惠丽好奇地问。

“对我们来说不是一个问题,但对大多数的人来说的确是问题,包括我们彼此的家人都反对我们的性取向。” 卓一辰说。

“同性恋。”陈明猜测。

“对,我和我爱人很相爱,我一起已经三年。我想和他移民到其他国家去结婚。唯有在同性恋合法婚姻的国度里我们才能够得到真正的自由。在这里我们受到各种指责,尤其是彼此的家人。我也明白他们是想我们和普通男人一样,找一个女人然后共度一生。可是我没有错,我有自由恋爱的权利,我没伤害任何人,和罪孽扯不上关系。为什么要我改变性取向?我无法控制自己的感觉,无法压抑自己的欲望。与我的家人争吵了无数次,今天又和他吵架,他家庭观念重,舍不得抛下一切去外国,我们最近为这件事争论很久。” 卓一辰说。

“家人始终最重要,你不能怪你的另一半,我相信总有办法,一定有双赢的解决方案。” 林海福说。

“解决方案就是所有人都认同我们,献上祝福,那就一切都解决。” 卓一辰开始激动。

“相比以前 现在的世界大多都接受同性恋者,还有双性恋。同样的大家在正常条件之下对某人产生情感,先别说这是否先天性基因造成,同性恋者也有平等人权。就连心理学家也能是同性恋,并没有任何歧视之分。相信你们的家人如果得到更多的观点可能会接受你们,毕竟切肉不离皮。” 吴浩贤说。

“无论如何我不会放弃自己的抉择,希望能改变他们的观念。” 卓一辰说。

突然一把女人的声音传出。

“如果一个死基佬有平等人权,能够走上街抗议,那妓女可以吗?”这酒味女郎清醒了,抬起头说。

她拿出一根烟,点燃后就抽起烟。她打扮性感,一件红色外套,里面穿着一件黑色低领衣服,露胸翘臀,十分妖艳。这位美女叫龚晓妍。

“姐姐,不……不好意思,难道你是……”惠丽吞吞吐吐地问。

“对。我的工作就是取悦你们这些臭男人!” 龚晓妍带点愤怒的情绪。

“那你是讨厌你的工作,不是男人。男人只是顾客,我劝你换工作吧。”陈明说。

“我没得选,不像你们有书读,真正出来社会时都已经二十几岁。我还没会说话母亲就病逝,剩下父亲照顾我。我宁愿没有这个父亲,每天沉迷于赌博,废材就可以形容他!” 龚晓妍说。

“接着他赌博赌到连你也卖了?所以你沦落成妓女?” 吴浩贤问。

“他没把我卖掉,可是留下一大笔债务,我被逼去当妓女。” 龚晓妍开始冷静。

***
扣扣扣…扣扣扣…

龚晓妍把家门打开,看见有两位警察。

“你们找谁?” 龚晓妍畏惧地问。

“请问你是龚天聪的女儿吗?”其中一位警察问。

“我是,我爸他怎么了?” 龚晓妍开始担心了。

“很抱歉,我们是来通知你关于你爸爸坠楼自杀的事情。” 警察说。

“什么?!” 龚晓妍瞬间崩溃。

龚晓妍的爸爸因为背负巨额债务选择了断自己的生命,留下龚晓妍一个人。就这样龚晓妍踏上了沦为妓女的命运,每天都必须服务各式各样的男人。开始 成为妓女的几个月她生不如死,每天都活在恐惧和绝望的世界,曾经尝试两次自尽可是失败了。渐渐地她已对性爱麻木。为了赚取更多钱她不惜催眠自己,做得让客人回味无穷,把自己的妓女身价不停提高,只为了提早还清债务,脱离苦海,得到自己的人生自由。

***
这个夜晚前几个小时,龚晓妍重得自由。心情百感交集,自己一个人喝醉。

“这位老伯伯,那你呢?你的人生经历比我们多,应该有自己刻骨铭心的故事。” 卓一辰问林海福。

林海福浓缩黑咖啡已经喝完,又再一次望着他的名表。

“老伯 伯,你赶时间吗?要回家了?”惠丽问。

老伯伯不停地咳嗽,吩咐服务生拿一杯清水给他之后拿出一小罐药丸,接着服下几粒大小不一的药丸。

“你没事吧?”陈明问。

“没事,还死不了。”老伯伯笑着说。

“那就好,你还是早点回家休息吧。”惠丽担心林海福身体状况突然有问题。

“告诉你们年轻人,生命可贵,亲人朋友也如此。特别是在这世上对你好的人,世界上没几个。但每个人来到这残酷的世界为了保此自己的利益不惜牺牲一切代价,只为了能够达到自己的目标。打从小家庭到社会,然后到国家如此广泛的人际,有多少人志气勃勃,为了谋生,为了在人生闯荡一番,为了权力地位,放弃了多少换不回的曾经,悔恨过多少做过的抉择。迷失自己的人最为可怕,他脑袋锁定了某种欲望,斩断了理性的思维,在正常情况下认为疯狂的自我是正确。” 林海福说。

“老伯伯啊,可以讲明一些吗?看看我就好像是懂非懂。” 吴浩贤说。

“世上有无私的人吗?” 龚晓妍放下烟蒂后背靠椅子,双手交插在丰满的胸前。

“有,只不过我们以为这种人会出现,所以一直等待,盼望着有一天能遇到。在失落之前的憧憬如此美好,可是大家往往忘记了这始终还是一种自私。无可否认我们都是自私的个体,纷纷在世上努力活着,不断学习如何得到更美好的生活。然而,在这些过程中我们忘了自己最初的目的。直到她的出现我领悟人生不是等待,而是需要对待,而且无私地付出,最接近的比喻就是一般父母对孩子的天性,或者比较少有的人间爱情。我幼小时父母已病逝,在无父无母恶劣环境下生长,生活环境自然而然引领我迈进青少年叛逆时期。还记得我随着损友加入黑帮,打架,偷窃,嫖妓,甚至运毒我都敢干过。曾经当上了黑帮老大的得力助手,主要协助老大看管非法赌场以及经营毒品买卖。在我20岁那一年,我遇见了她。她叫沈融宣,我人生唯一的妻子。我妻子她一生平凡,而我人生因她而特别。我曾经出入监狱无数次,重情义的我为了帮会挨了不少苦。到最后还是被自己人出卖,被嫁祸于自己身上的罪名夺走了我大半辈子的 光阴。最后入狱那一次是20年,当时我们有3儿女,小孩还幼小,妻子她坚持等待我出狱,我觉得愧疚屡劝她改嫁别人,不是想抛弃他们而是已经没有任何资格去当他们的亲人。妻子这20年生活刻苦,省吃俭用,一个女人把三个小孩养大,对我没有任何埋怨,坚持等待我出狱,几乎每个月都探望我。经常对孩子说他们的父亲是好人,叫他们一起陪着她等我出狱,然后一家人好好地坐在一起吃一餐。直到有一天孩子长大了,我的孩子来探望我时告诉我之前有个有钱叔叔一直追求我妻子,她终于被打动而且已经和那男人移民到澳洲了。我当时的心情悲痛,悔恨自己当初的无知,导致失去珍贵的亲人。仿佛坠入谷底,情绪十分低落的我开始思考往后的日子。在我从监狱出来后决定 改过自新,干一番大事业。经过多年的奋斗,在我53岁时自己所创立的公司已经在开始获利。现在几个亚洲国家已经有数间子公司经营着。但心爱的人不会因为我的成功而再次回到自己身边。”林海福眼睛微红。

“那你没去找回她吗?”陈明问。

“三年前有想过,可是没去找,不过现在差不多可以去找她了。”林海福笑着说。

“为什么是三年前?” 卓一辰问。

“因为三年前我巧遇妻子的好朋友,和她谈起来了竟然才知道妻子的真相。她在我出狱之前已患上了心脏病,医生说她疲劳过度导致身体健康状况逐渐转恶,当时已经无法挽救。她叫孩子们编造谎言,不要让我知道,免得我难过愧疚。我听到这一切时心脏几乎停止,我们之间相处的时光一幕一幕 不断反映在我脑海,我比得知她的假消息还要崩溃。眼泪似水直流,心口的缺陷永远无法被弥补。我告诉我自己一定要好好照顾孩子们,直到我逝世。她依然是我的动力,让我继续生存的人。尽管我似乎生无可恋,但我从未想过了断生命。唯有身心继续活着才能记得她的一切,深怕自己哪天归西已无法保留一丝眷恋。”

这夜晚,林海福的故事启发了大家。

吴浩贤相信了有愿意和自己共度此生的女人,每个人爱情观念不同,只需要做好自己,积极向上,时机会到。

惠丽忘了暗恋的痛苦,决定鼓起勇气向陈凯锋,无论结局如何她希望做想做的事。人生漫长,做自己认为对的事而不会伤天害理何乐而不为?她想更勇敢面对自己的人生。

陈明收拾笔记型电脑和文件之后马上起身和林海福握手,并感谢他还有献上祝福。然后大步大步地离开,决定回去挽留他老婆,再来是撕烂离婚证书。他明白了欲望是源自于内心的贪婪,只要明白幸福是细水长流并不是一时激情。

至于卓一辰,已决心向他爱的人道歉,重新计划将来,希望能更谅解身边的人,也告诉他们自己的想法,一起讨论问题。再多的问题也能解决,但愿心爱的人健康快乐。

龚晓妍也拿起包包离开了 咖啡馆,一步一步地离开却不停想着大家的故事。经过书摊买了一份报纸,准备为她自己展开新的人生。自己已储蓄了一些钱,打算未来开一小间美容院,自己当老板。

大家都陆续离开后,吴浩贤到回去咖啡馆取回他忘记拿的雨伞。他看见林海福座位上的那一杯咖啡竟然还是满的,杯边没任何咖啡的迹象,仿佛没有喝过,百思不解。询问其他服务生他们也不晓得谁泡制这杯咖啡,就连他们也没见过吴浩贤所描述拿清水给林海福的服务生。
他顿时毛骨悚然。



终结。。。


更多原创短文

本帖最后由 8923mike 于 30-5-2014 11:45 AM 编辑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3-3-2017 04:02 AM | 显示全部楼层
加油啊!!!!顶哦!!!!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 | 登入

本版积分规则

 WeChat
 CARI App
Get it FREE Google play
 Instagram
cari_malaysia
FOLLOW
- 版权所有 © 1996-2020 Cari Internet Sdn Bhd 佳礼网络有限公司 (483575-W) -
Private Cloud provided by IPSERVERONE
0.225870s Gzip On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